炒面fun

喜欢就好Ⅰ感谢每一个相遇

新年快乐呀 宝贝们~


前段日子我最好的朋友差点儿就离开我了,而我竟然是前几天才知道的,整个人差点儿崩溃,所以心态一直没调整过来,半夜睡觉都会突然惊醒,想去拿手机确认一下她还在不在,就一直没打开过老福特...


因为这件事,我想了很多。


大家一定都要心态好啊,不管如何,这世界上一定有人在乎你爱你,也不想说的太夸张,就虽然人间不值得,至少请好好活着!


新的一年也要到了,希望大家可以把所有的不愉快留在2018,明天新的一年的第一天,我会好好开始更新的!爱你们!感谢你们的陪伴!


今天摸鱼了一个脑洞...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祝小可爱们平安夜快乐鸭♡(*´・ω・)(・ω・`*)♡

大家吃苹果了吗~

【豆东/巍澜衍生】叛逆?我拍你!(三十七)

这可能会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

美好的一切都是他们的,ooc,bug都是我的!

感谢观看!爱你们!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自打从外婆家回来之后,冯豆子大概一直处于一种间接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的状态;房租姐姐给交着,自己手里那点钱仅够温饱;人在年轻的时候,八成都会有点儿一夜暴富,不努力也有无限钞票的幻想。

       冯豆子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多希望下一秒一睁眼百元大钞哗哗往下掉,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他坐起身叹了一口气,他想改变却又不舍得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努力活着真挺累的,天天躺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钱就舔着脸去要的日子真的比努力要舒服多了。可是,这种舒适就像让人上瘾的毒药,侵蚀你的大脑,麻痹你的神经,它会慢慢毁掉一个人...

       他看向窗外,伸出手,落日的余晖透过指缝,尤东东在五分钟前打电话来说公司加班他们订外卖,让自己乖乖在家待着。大姐最近忙的连电话都没时间接,而冯果果和白玥似乎结下了什么奇怪的友谊,虽然在冯豆子眼里,她俩的年龄差简直就像忘年交。所有人都在努力,都在改变,似乎只有冯豆子止步不前。

       年少轻狂,自命不凡,在思想的真空煎熬;他总觉得人可以累,但不可以累的那么平庸;至少他不想让自己活得又累又平凡,可是他曾经活的得过且过,以前偷得懒最后都会已各种各样的方式还给你,曾经看到过一句话:“我们都一样,年轻又迷茫,未来遥遥无期,生活没有方向。既然不知如何是好,不如多做点实事,多走走斜坡石阶,也趟趟浅溪小河,尝尝煎饼果子也吃点麻辣火锅,别人彷徨的时间你把每一天过扎实,日复一日,回头看,迷茫的人还依旧在迷茫,而曾经的你一定会喜欢现在的自己。” 

       多么美好的一段话,然而并不适合好吃懒做的冯豆子。

     “改变,真累啊...”

       尤东东到家的时候,冯豆子攥着手机窝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走过去蹲在地上看着冯豆子熟睡的容颜,笑容爬上了嘴角;大半年前,如果有人告诉尤东东,你往后余生会栽在一个混小子手里,那他一定会把那个人揍一顿。

       可现在...

       他抬起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冯豆子的脸颊,“敢逃走我就掐死你...”

       冯豆子睡得不算太深,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人,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后,一把搂过尤东东,嘴里喃喃道:“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冯豆子在冯家菜门口来回转悠,终于在他走到第七圈的时候,大厅经理敲开门冯大米办公室大门,“冯总...您弟弟在门口溜达好久了,叫他也不进来...”

     “你小子是不是又给我在外面闯祸了!”冯大米冲出去就揪住了冯豆子的耳朵。

       冯豆子:“别别别,姐!我没有!”

       冯大米:“那你怎么不敢进门!”

     “姐!你先松手啊,我真没有,我是想来找你商量点事的!”冯豆子疼的呲牙咧嘴,“我真没惹事!”

     “真的?”冯大米半信半疑的松开了手。

       冯豆子一脸委屈的揉了揉自己耳朵,“我太伤心了,太伤心了!姐,我竟然在你眼里,这么不可信,唉...”

       冯大米:“别在门口傻站着了,赶紧跟我进去!”

     “姐~”刚一进屋冯豆子 就贱兮兮的贴到了冯大米的身边,“你觉得我能干点什么吗?就是不是给你打下手的那种,我想留在这边...”

       冯大米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上个礼拜她找冯豆子商量要不要就留在饭店当学徒的时候,被冯豆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那你说说你想干什么?”

       冯豆子:“反正我不想当学徒...”

       冯大米笑了一下,“你不当学徒你能干什么啊?”

     “姐~~”冯豆子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冯大米,“我是真的觉得自己需要有一番事业的!我很认真的!我还想买房呢...你就帮我参谋参谋呗~”

       冯大米略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唉,行吧,你别到时候又这不行那嫌累的!再这样我真要把你扔回淮州了啊!”

       冯豆子:“嘿嘿,你放心大姐!东东跟我说了,努力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哪有不累的啊!你要相信我,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冯大米:“行了,你还有别的事吗?我这还要忙呢。”

       冯豆子:“没了,那大姐,我...先回去了?”

       冯大米:“赶紧走!”

       白玥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奶奶家里,问了一圈觉得冯豆子这个人怎么样,通过奶奶的笑容来看,似乎对冯豆子印象不错。白玥心里暗暗想,看来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只能请出奶奶来当杀手锏了,毕竟“妈妈”都是可以对付“孩子”的!

       随后,她又去尤东东家住了好几天,还天天一副满是心事的表情,终于某一天下午,尤母拉着白玥问她:“玥玥,你这几天事怎么了,怎么心不在焉的?”

     “啊...姑姑,我没事啊。”白玥假装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尤母:“你这表情,怎么可能没事呢!有事得跟我们说啊...”

     “我真的可以告诉你们吗?”白玥非常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快哭出来一般。

       尤母:“当然可以了,我们是你的亲人啊。”

     “那不管是哥哥还是我,真的什么事都可以包容我们吗?”白玥死死盯着尤母问道。

       尤母虽然有些不解白玥的行为,但还是回答道:“当然可以啊玥玥。”

     “那...就算我喜欢上一个女生也可以吗?”白玥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但愿是看起来又伤感又难过又惨才最好。

     “你...刚才说什么?”尤母的表情变得有些震惊又不敢相信。

     “姑姑,我说...我喜欢上女生也可以吗?”

       尤母突然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玥玥...你...”

      “姑姑,”白玥轻轻笑了一下,“我想吃你做的可乐鸡翅可以吗?现在就想吃...”

      “...好,那我先去准备。”尤母只好揉了揉白玥得头发转身进了厨房。

       白玥却在沙发上深深喘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念到:不行不行,太吓人了...感觉分分钟就要暴露了,我是不是还得先练练演技?可是,这头都开了...也不能说我刚才就是开玩笑啊...天啊!我果然太心急了吗?!怎么办怎么办?!

       那一刻,白玥,一个18岁的少女,第一次感觉到了,人生经验不足是一件多么让人蛋疼的事情...

——————————————

【这几天回二次元充电了,终于满血复活了!果然为了梦想努力的人都太棒了!然后顺便搞了一些自己的原创,于是这边就有点耽误了!嘤,对不起大家!我真的超爱你们的!!

宝贝们喜欢的话,麻烦大家喜欢推荐评论一条龙走一波,看我渴望的眼神!谢谢大家!爱你们!】

 

 

朋友发给我的,有种豆子长大了的感觉,好感动啊😭好想哭!

【豆东/巍澜衍生】叛逆?我拍你!(三十六)

这可能会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

美好的一切都是他们的,ooc,bug都是我的!

感谢观看!爱你们!

       冯豆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型,蹲在院子里打哈欠,夏日的蝉鸣此时稀稀落落,太阳烤的地面发烫,他往阴影处挪了挪之后,就看到尤东东穿着松垮垮的背心走了出来。尤东东还是那么瘦,细细的腰在薄薄的布料下若隐若现,冯豆子突然觉得炎热的季节,人憋久了大概很容易上火,正当他脑子里画面渐渐丰富起来的时候,尤东东拍了他一下,

     “想什么呢你!赶紧洗漱去啊。”

       冯豆子只好让脑海里的画面及时刹车,慢悠悠起身亲了尤东东一口进了屋,这一幕刚好被外婆看见了。尤东东的脸不免有些发热,外婆却笑得满脸的宠溺,他这才发现,原来感情被祝福是件这么美好的事情。

       另一边的白玥把自己画好的画偷偷贴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冯果果有些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有个人跟我说,如果我能考到她在的大学,并且画一个她的画像让她看见,她就答应我一件事...”贴完之后白玥四处看了一下,便拉起冯果果就走。

     “这...女生宿舍,你们??”冯果果边走边问白玥,“你们这是什么关系啊!”

     “姐姐,你别多想啊!”白玥放慢了脚步,“我俩就是打个赌而已,你不能因为我哥跟你弟在一起了,就觉得我也是啊...”

     “谁觉得你是了!你这孩子!”冯果果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却发现白玥力气还不小,竟然没抽动。

       白玥却突然停了下来,冯果果不小心撞到了对方的后背上,只见白玥微微转过身,对她说:“要不...咱俩也打个赌?”

     “啊?什么?”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让冯果果有点发懵。

     “给我一天时间观察你,”白玥松开了冯果果的手,“如果到时候我能猜对一件事,就算我赢了。如果我赢了,你告诉我一个秘密,如果我输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怎么样?”

       冯果果皱起眉头,眨了眨眼,突然觉得自己这两天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整的自己生活节奏都乱了,“我为什么要你打赌?”

     “哎呀,姐姐,你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年轻,怎么思维跟个老年人一样,打个赌玩嘛,”白玥撅着嘴委屈巴巴的盯着冯果果,“你又不能陪我玩游戏,咱俩也不能总是只坐在一块看书吧,生活总得找点乐趣嘛~你就答应我吧好不好~~~”

       这突如其来的撒娇,让冯果果不由得想起冯豆子小时候,蹭在她身边冲她耍赖的场景;她笑了一下:“好吧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嘿嘿,”白玥笑弯了眼睛,就像是一只小狐狸,“姐姐,你最好了!”

       冯豆子虽然没有尤东东的年龄大,但老冯头可比尤东东的父母大不少,在冯豆子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外婆这样的角色存在,这两天的相处让冯豆子对于长辈带给他的温柔有些莫名的留恋。

       至少,他没有像尤东东这样,成年了还能窝在外婆怀里撒娇的经历;姐姐们都有自己的生活,父亲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大了还往他怀里扎。冯豆子叹了口气,去给猫咪换了碗水,给屋里的鱼撒了些鱼食,一切自然的就像是在自己家一般。

       爱屋及乌在尤东东的外婆身上有着很好的体现,她唤过冯豆子,让他去吃西瓜,当他坐在椅子上后,外婆伸出手轻轻呼噜了一下冯豆子的头发,笑着说了一句:“多好的孩子啊,真好...”

       那一刻,冯豆子突然希望时间就这样定格该多好,没有世俗的压力,没有不理解的目光,只有最纯粹的爱和简单的生活...

       不同于他在北京的时候,每当傍晚,他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天一点一点的黑下去,灯光一点一点的亮起来;那样的场景让他觉得越发的不真实,心里不由得有些落寞。比死亡更可怕得就是年轻时的迷茫,不知道该为以后做些什么,却又不想被周围得规则所同化。

       然而人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的,明天迈出这个小院,生活还得继续,那些问题还会扑面而来,他扭过头看了一眼低头啃着西瓜的尤东东;不过,还好,自己不是一个人,人大概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当有了想要守护的人或事物,总是能变得异常坚硬,无坚不摧,一路披荆斩棘,哪怕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外婆,您放心!”冯豆子冲着外婆甜甜地笑了一下,“我啊,一定会让东东特别幸福的!”

      “好,外婆相信你,相信你们。”

       冯大米终于算是有了些空闲时间,结果一抬眼就看到冯果果带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呃...这是我朋友的表妹,今年刚高考完,来北京看学校,我这不带她来尝尝咱冯家菜嘛,”冯果果犹豫了几秒钟,没有说出白玥真正的身份,“小玥,这是我大姐。”

      “大姐您好!麻烦您了!”白玥表现出一副非常乖巧的样子,让冯果果有些微微皱眉,总有种在她身上看到些许冯豆子的影子的错觉。

      “欢迎欢迎,快,随便坐,我现在让后厨去准备,有什么喜欢吃的吗?”冯大米非常热情的招呼着白玥。

     “我什么都吃,”白玥笑得露出一颗小虎牙,“辛苦您啦~”

     “那果果你俩先在这待会儿,我现在去后厨。”说完冯大米就转身出去了。

       白玥舔了一下自己的虎牙,问冯果果:“姐姐,你没有男朋友吧?”

       一听到这句话,冯果果的表情有了些细微的变化,但她还是平常那副笑脸回答道:“没有啊,问这个干什么?”

     “因为....我在观察你啊~”

     “冯豆子!你给我过来!”尤东东穿着拖鞋追着冯豆子满院乱跑,“你又趁我睡觉,偷偷拍照!把照片给我删了!!”

     “哎哟,东东,你别追了,”冯豆子把手机捂得死死的,“我不就是趁你睡着给你扎了俩小辫吗,多可爱啊是不是!”

     “你!...”尤东东一个没忍住直接把拖鞋飞了过去。

       而冯豆子已经跑到了外婆身边,他把手机放到外婆面前,“外婆,您看!是不是很可爱!”

       那一整个下午,小院子里总是时不时传出打闹的声音,让这个宁静的小地方多了几许烟火气息。

      至于冯果果,则是在白玥直勾勾的注视下,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陪这个小孩打赌玩啊?!

——————————————

【朋友们!我来了!前几天陪别人去了趟医院,今天又收到朋友的求助,说是家里亲人下病危了,问有没有认识的医生,突然发现,人真的好脆弱啊....

宝贝们喜欢的话,麻烦大家喜欢推荐评论一条龙走一波,看我渴望的眼神!谢谢大家!爱你们!】

 

救救孩子的播放量和弹幕吧,放个视频就跑,晚上回来更新。

2018还有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这个视频就当是记录这个夏天了,送给每一位因《镇魂》而相识的朋友,也祝我爱的这两位演员前程似锦,友谊长存。

【豆东/巍澜衍生】叛逆?我拍你!(三十五)

这可能会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

美好的一切都是他们的,ooc,bug都是我的!

感谢观看!爱你们!

      “我的大小姐,你怎么想起来北京了?”尤东东看着一进屋就瘫在沙发上的白玥无奈的问到。

        白玥打了个哈欠,对尤东东说:“我就是过来视察一下你们的生活,顺便看看我未来的大学。”

        尤东东:“...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你要过来。”

      “当然不能说了!”白玥说完神神秘秘的笑了一下,“因为生活处处是惊喜!”

       尤东东实在是没忍住轻轻拍了一下白玥的脑袋,“你少废话!打算待几天?我过两天还想回去看看外婆呢。”

     “啊...你要回去看奶奶就回去,不用管我,如果可以的话,把你家钥匙借我就行,我得多待几天...”

       其实白玥并没有把此行的全部目的告诉尤东东,只是说想多了解一下学校周边环境之类的要多呆几天搪塞了过去。

       尤东东也没再多问,因为他知道如果白玥不想说,基本上是谁都问不出来的;但是有一个问题,他不太放心扔白玥一个人在这边,而白玥却巴不得他俩赶紧走。最后,折中了一下,冯豆子把白玥扔给了冯果果,好歹有个人照应,总好过一个18岁的小姑娘自己在外面瞎晃悠。

       而白玥一开始非常不情愿,但见到冯果果之后就欣然同意了这个决定,其实也没什么别的理由,就是看脸...

       一切都打点的差不多了,尤东东和冯豆子踏上了回去看外婆的路途,尤东东的外婆住在郊区的一处很安静的小院子里,夏日的阳光衬得路旁的绿叶格外好看,慵懒的猫咪趴在围墙上打着呼噜。

       推开门,院里种了不少花,藤椅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壶清茶,尤东东赶紧跑到灶台旁,对他外婆说:“不都说等我回来我做饭的嘛,您快好好歇着呀.......”

       一席饭后冯豆子蹲在大门口逗猫,尤东东坐在小凳子上,像个孩子一样趴在他外婆的腿上,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的跟猫打得不亦乐乎的冯豆子,止不住得扬起笑容。

       外婆轻轻地抚摸着尤东东得头发,柔声说:“我们东东长大了...”

     “外婆...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尤东东懒洋洋得回答道。

     “不一样的,”外婆的目光从尤东东的发梢移向大门口,“东东都把喜欢的人带回来了呀。”

     “外婆?”尤东东听到这句话有些错愕的抬起头。

       只见外婆笑着对他说:“那个孩子看你的眼神,就算别人看不出,我这个老太婆怎么可能看不出,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嘴上不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还有呀,你从小总是会把最喜欢的全都放到外婆面前,你要是不喜欢那孩子怎么会带他来看我?”

     “可是...我们...”尤东东欲言又止。

     “我知道,”她抚上尤东东的脸颊轻轻磨蹭,“在外婆眼里啊,只要是东东你喜欢的,那就是最好的。”

       年过古稀的老人可以接受这份感情不是她天生就能理解,而是她对尤东东的爱,这份爱足以让她抛开一切世俗的眼光去尊重尤东东的每一个选择,没什么华丽的措辞,只是希望孩子高兴就好。

       尤东东觉得鼻子有点儿酸,他连忙抬手蹭了蹭眼睛,紧紧贴在外婆怀里不愿起身。当冯豆子拎着猫走进院子时,这副岁月静好的画面直击他的脑海,那一刻,他只有一个想法,他一定要给尤东东最安稳的生活。

       白玥和冯果果正坐在一家咖啡店里,她托着腮看着白玥是时不时抬头观察着周围人,随后低下头在一个本子上涂涂画画,当白玥画完最后一笔,她开口对冯果果说:“我姑姑肯定接受不了他俩的关系。”

       冯果果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话,弄得一愣,“什么?”

     “我姑姑就是尤东东他妈妈啊,”白玥翻过一页纸,开始了下一个创作,“姐姐你什么时候知道他俩在一起的?”

     “怎么想起说这个了?”冯果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白玥。

     “我就是觉得人还真是奇怪啊,”白玥停下笔,看向冯果果,“姑姑很爱我哥,可是却接受不了我哥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奶奶也很爱我哥,她就一定能接受这件事。姐姐,你刚知道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想的也是如果别人知道了,会怎么看他们?是不是很少有人会想,他们到底高不高兴...”

       冯果果笑了一下,“看不出来,你年龄不大,想的倒还挺多。”

     “虽然我还是很相信豆子哥的,”白玥皱着眉叹了口气,“但是,我实在对这个世界不抱任何幻想...人间不值得...”

       冯果果被白玥最后一句话给逗笑了,笑完她问白玥:“为什么你会相信豆子啊,虽然我是她亲姐,可是豆子看着并不像很靠谱的人啊。”

     “同类的直觉...”白玥挑了一下眉毛,“尽管我们都是那种没有刺激,就没有动力的人,可是如果真的在心里认准了一件事,那就一定不会变得。人不就是这样吗,就算前方是深渊照样还会往前冲,边唱着歌边往深渊冲...”

     “你刚多大呀,怎么感觉那么悲观呢?”冯果果对眼前这个少女产生了无数的好奇。

     “可能...天生的吧,”白玥又翻开了速写本,“我还是接着画画吧。”

       冯果果双手托着下巴仔细思考着白玥说的话,是啊,为什么总是会想外人会怎么看呢?大抵是因为我们始终没有办法去相信人性吧,白玥会有这些想法可能是她对人性还是抱有一丝美好的幻想,如果真的不在乎这些,那也就不会去想这样的问题了。

       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磨平了大多数人的棱角,让无数人遵守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规矩”,打破常规的人注定要头破血流,而这一次要打破那些规则的人,是她们彼此的亲人...冯果果叹了一口气,对白玥说:“或许你说的是对的...确实不值得...”

       冯豆子点了盘蚊香,放到窗台边,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星,猫咪跳上窗台轻轻叫了一声,冯豆子俯下身摸了摸猫咪的下巴,“嘘...我媳妇儿睡了,你别出声...”

       而尤东东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推开了一扇门,他看到了自己,门里的他们其乐融融,没有任何人反对他和冯豆子,可是他却走不进那个房间...

——————————————

【悄悄换了个头像,有点烦躁,另一个老福特号被人举报了,呵=-=有些人还真是成功呢...唉

高兴不起来,写的东西都会变得僵硬。

宝贝们喜欢的话,麻烦大家喜欢推荐评论一条龙走一波,看我渴望的眼神!谢谢大家!爱你们!】

 

 

不行...睡一觉起来,看了看那个风远写的太乱了...就当预告吧,回来我肯定得删了重写.........


【林风x章远/巍澜衍生】他要拿下那个男生

大概是双向暗恋的故事,私设如山。

目前也想不到太多的设定,后期慢慢解释吧。

已海城三中为背景,ooc和bug都是我的,美好的一切都是他们的。

谢谢观看!爱你们!

        林风戴着一只耳机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教室里的吊扇慢悠悠的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早已模糊,夏日温热的风从窗口吹了进来,拂过林风长长的睫毛;他打了个哈欠,望着天空发呆。

        上课铃响了,混乱的一切瞬间变得井然有序,裘主任走了进来,他告诉大家,今天来了一个转校生;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吸引了全部注意力,除了林风,他甚至没听清这位转校生的名字。

        但这位转校生却坐在了他旁边的座位上,因为全班只有他这里有个空位。林风这才扭过头打量了一下身边的人,干净的侧脸没有太多的表情,柔顺的头发,规规矩矩的发型后方翘起来一小撮,林风鬼使神差的把手伸向那撮头发,轻轻碰了一下。

        只见转校生有些错愕的看向林风,气氛一瞬间尴尬了起来,林风也有点发懵,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伸手去摸一个男生的头发,盯着对方明亮的眼眸,他生硬地扯了一下嘴角,小声说到:“呃...内个,你...头发翘起来了...”

        对方并没有接林风的话,只是伸手随便呼噜了一下后脑勺,就拿出书戴上耳机开始写题,再也没有多看林风一眼。

        但林风坐不住了,说来别人可能不信,少年的思绪就是这么奇怪,不搭理你的人总是会引起你的主意。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对方说话,问名字是不是不太合适?自我介绍是不是又太蠢?林风想了半天之后,他递给了旁边人一张纸条,上面写的竟然是,同学,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林风!上来写一下这道题!”还未等对方给予回应,裘主任早就发现了林风的小动作,直接把他抓上了讲台。

        林风只好不情不愿地走了过去,愣愣地看着黑板上题目,他挠了挠头发,面露难色;连着好几天没好好听课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拿这道题怎么办,裘主任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对林风说:“不会?我上课都白讲了?!章远!你上来写!”

        哦,他叫章远啊...

        林风看着自己的同桌迈开步子走了过来,拿起粉笔两三下就解开了题目转身回了座位,裘主任一脸欣慰的看着章远,扭过脸来再看林风,他哼一声,“还不赶紧回去好好听课!”

        章远其实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云淡风轻,因为他并不是很喜欢被陌生人摸到自己的头发,但却懒得跟对方有过多的交流。结果,那人还给了他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句异常老套的话语,字倒是还挺好看,尽管,最后章远依旧没有理会林风就是了。

       常风在走廊上拉着赵承杰不知道在偷偷摸摸说些什么,林风悄悄的走了过去,暗幽幽的在俩人背后问道:“你俩商量什么坏事呢?”

       “林风?!”常风捂着胸口一回头就看到了林风一脸的坏笑,他伸手锤了一下对方胸口,“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啊!”

        林风眯着大眼睛死死盯着惊魂未定的赵承杰和常风,“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啊,快说!你俩密谋什么呢!”

       “下次年级考试,我有一线情报,”常风只好选择坦白,“所以我准备干一票大的!”

       林风笑着舔了舔嘴角:    “算我一个。”

       “不是吧,林风,你还在乎成绩呢?”赵承杰一听这话没忍住吐槽了林风一句。

        “我只是觉得好玩而已,”林风说完就拉着两个人往微机教室的方向走,“行了,别那么多废话了,赶紧走吧!”

         三个人偷偷摸摸进了微机教室,一通瞎鼓捣之后之后发现连电脑都打不开,常风和赵承杰吵吵嚷嚷的声音听得林风直皱眉,他刚要拽开赵承杰自己上手试一下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一开始路径就进错了吧?”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从一堆电脑中冒了出来,“你们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原来是章远。

         当章远走到了他们面前时,林风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只见常风猛地扑向章远,大喊了一声,“师父!”

       

        林风和赵承杰愣了一下,他俩认识?常风说他和章远是旧识,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林风一点儿都没听进去,他眼里只有章远熟练操控着电脑都的身影,和那头因为午睡而变得有些杂乱的头发。

       “好了,”章远抬眼看了看站在身后的三个人,才发现林风也在,他避开了林风直勾勾的视线,“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常风还没来得及说话,林风直接一把抓过章远的胳膊给他拽出了教室,这下变成常风和赵承杰愣在原地了,俩人默默对视了一眼,

        “他俩也认识?”

        “不可能吧...”

        “同学,你有什么事吗?”章远扒开了林风还紧握着自己胳膊的手掌。

         “内个...”林风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我...就是想问问,你刚才上课的时候耳机里在听什么...”

——————

【我今天没回家.....之前的豆东坑在电脑里,懒的用手机再打一遍,我就没忍住对章远下手了,我真的超爱校园恋情!但是新换了个手机还是不太适应,导致打字特别慢,我要疯了...

朋友们喜欢的话,麻烦大家给我点鼓励...看我渴望的眼神!谢谢大家!爱你们!】

      

手机摸鱼了个豆子的表情包

可以随便配字,哈哈哈

如果今天能码完我就更,码不完明天更,不敢睡太晚了现在,胸口疼。